教培机构业务关停股价腰斩学员学费被骗投诉无门

发布日期:2021-09-15 07:22   来源:未知   

  “双减”政策之下,不少教培机构上演大逃离,多家上市公司业务关停,股价腰斩。

  8月5日,隶属于字节跳动的大力教育,基本裁掉了所有的员工,大力教育旗下面向4-12岁孩子的在线学习平台GoGoKid,宣布自8月5日起,全面暂停直播课业务,并向家长退款。

  同一天,掌门教育总公司直接要求解散南昌分部,所有的员工都必须在一天时间内签署离职证明。此外,长沙、昆明、济南、上海等多家分部也已经人去楼空。

  短短时间,在线教育从备受追捧的“宠儿”变成了“弃子”,靴子正式落地,也引爆了教育股的大崩盘。

  在“双减政策”发布后当天,新东方暴跌40.61%,跌幅一度扩大至50%,新东方在线%,双双创下了上市以来的历史最低点;思考乐教育跌28.53%,卓越教育集团跌21.48%,好未来跌70.76%;高途跌63.26%。截至8月17日收盘,上述股价虽有小幅回升,但仍与“双减政策”发布前相距甚大。

  于2020年6月香港上市的河南本土教育品牌大山教育,也受政策影响,股价整体下跌,截至8月20日收盘,最高跌幅17.64%。

  此外,双减意见公布后,河南省教育厅联合七部门下发了教培机构整治方案,文件中提到此次整顿行动内容包含消防安全、资质缺失、教师从业资格、超前授课、超前收费、组织中小学生进行学科类等级考试、择校培训以及竞赛等等,涵盖面相当广泛。对于不符合要求的机构进行整顿或直接取缔。

  “这两年这个行业真的越来越难了,如今更是难上加难,疫情不准线下开课,很多家长觉得线上学习效果不好,不再续费,双减政策下来后,学员招生变得更加困难,河南也对教培机构的整治越来越严厉和频繁。”入驻慧谷大创园的马老师从事教育行业多年,她向河南创业圈表示,这个行业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快速发展了,“不过也是好事,没了资本助推,能让教育回归教育本身了。”

  在这场教育行业的大地震中,受伤害最大的不是企业,不是资本,而是那些突然失去工作的员工。

  “我在的那家校外辅导培训机构,近两年效益一直不好,但也能勉强维持。如今疫情加上双减政策,我直接失业在家了。”大学毕业后,陈丽红(化名)就一直留在了郑州,期间换过几份工作,但都跟教育相关,彼时她觉得教育是个朝阳行业,随着二胎三胎政策逐渐放开,市场空间将会更大,所以她从来没想过换行业。

  “我看网上很多上市机构也都在大规模裁员,但人家被裁至少还有N+1,N+2的补偿,我这就发了基本工资,啥补偿都没有。”陈丽红颇无奈地向河南创业圈说道。

  据了解,字节跳动应该是此次裁员中最体面的一家,虽然裁了很多人,但补偿也很到位:对正式员工和未转正员工一视同仁,缴完8月社保,按照“N+2”进行补偿,有人甚至还称补偿金额能拿去交首付。另外,被裁的字节教育系员工都会在系统里保留一个回流绿色通道,可不受回流政策限制。

  为了不给员工补偿,不少公司强迫员工签订“自愿离职,无任何劳动争议”的离职证明。

  某知名教培机构员工介绍,在7月30日突然被HR要求面谈,主要是协商解除劳动关系,HR表示只有N倍赔偿,没有N+1,也不会结算未休假期的工资。多位员工都表示并不愿意签署,“公司VP找过部分人面谈,打感情牌,劝说不要当刺头。目前还在僵持,已经有过百人准备劳动仲裁。”

  据拉勾招聘数据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21年5月起,在线教育人才需求断崖式下跌。同时,处于“已离职,可快速到岗”的在线%。

  “收手续费了吗?”“好像xx(某培训机构)退费一直很难。”“我的退费毫无讯息。”清雅(化名)所在的380余人的“交流学习群”中,大多家长都在讨论如何让培训机构尽快退钱。

  “大部分线上和线下课都开始处理退款,但也有个别机构退款难”,观音心水论坛44979,清雅表示,如果这次“班主任”提交的退费申请还是不能通过“就只能找消协试一下了”。

  大量退费无门的家长于8月初开始在投诉平台上进行求助,河南创业圈检索统计发现,目前,该平台上已有千余条相关的投诉信息,涉诉金额也从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

  日前,“新东方转型培训父母”的话题冲上热搜。实际上,为了把损失降到最低,各教培机构纷纷开始调整业务方向,有的转型素质教育,有的转型智能硬件,有的则开始做成人职业教育。

  作为教培巨头,好未来、新东方、高途业务涉猎甚广,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转型更有底气。

  例如,好未来上线托管品牌“彼芯”,整合推出成人业务板块“轻舟”;新东方忙着拓展美术、编程等素质教育品类,高途重点发展高中业务以及成人在线品牌。

  日前,大山外语KIDS也对外宣布品牌全面升级,正式更名为“大山KIDS”,去掉“英语”标签之后,大山KIDS称将秉持先进的STEAM教育理念,开发儿童第二语言启蒙教学,致力于为中国儿童提供更全面、更先进、更贴合需求的教育服务,培养具备未来综合素养的国际小公民。

  头部企业血厚,不容易被打死,也相对更容易转型,但教培行业更多是中小机构,那小公司的出路在哪里?

  据河南创业圈了解,行业里70%、80%的机构没有能力转型做职业教育和教育硬件,模式和用户运营逻辑完全不同。剩下的素质教育,只能走合作路子,以自家生源为筹码,换技术和平台。

  更关键的是,蛋糕越切越小。对照K12教育的万亿级市场规模,其他教育赛道根本不在一个量级。

  以美术赛道为例,平均用户生命周期不过三年,多数家长让孩子上美术课,不过图拓展个兴趣,而上文化辅导课,学生招进来甚至能连着学六七年。

  红海竞争成为必然,但转型参与更为激烈的竞争,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也只有关门倒闭。

  教育机构少了大半,有的家长感叹周末假期没人照看熊孩子了,有的家长觉得可以省下一大笔教育费用了,而有的家长则发愁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花较少的钱让孩子继续接受课外辅导。当然,也有一部分认为机构少不少都无所谓,反正本来请的就是一对一家教。

  直接躺平不再让孩子参加课外辅导的家长,和原本就给孩子实行一对一家教的家长,在这场教培机构整改风暴中伤亡都不大,但那些没能力一对一又不甘心孩子落后他人的父母,现在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有些大学生或者原本就在机构里干过的辅导老师,会在小区里张贴个人信息,我咨询过,大学生家教价格不高,再不行就跟别的家长一起拼家教,这样均摊下来费用就能接受了。”一位家长向河南创业圈说道。

  而当学员家长们还在费尽心思地让孩子继续接受课外辅导,那些被裁员伤透心的教培从业者,大都表示以后不再做教育,要么转行做别的,要么扎进考公、考研、考教编的大军当中。